08092020
Last update日, 19 七 2020 8pm

 

宗教感悟

玄览哲学 卫道守仁——访谈黄鹤昇

在阿尔卑斯山下的福森镇Fuessen隐居着来自中国海南的道家学者黄鹤升。鹤升是笔者多年老友,每当我们出版了什么东西,常常会相互赠与,有奇文共欣赏的意思。笔者这些年来往返于中德之间,与鹤升也是久未相聚。然而从《欧华导报》上可以常常读到关于对方的信息。笔者从而得知,几年来鹤升已经连续出版了三部哲学著作:《老庄道无哲学探释》、《孔孟之道判释》与《宇宙心论》。而且在海内外都引起不少反响。这次,笔者专程去登阿尔卑斯山,拜访这位久违的老友。夜深人静之时,于淡淡的灯下,品红酒而谈哲学,也是人生一快事也。叙旧是一个主题,另一主题就是站在读者的角度,与作者对话,从而使阅读轻松起来。(上图:芮虎·黄鹤昇)

坐而论道

芮:鹤升兄,你开餐馆这么多年,怎么能够在锅碗瓢盆、刀叉盘碟中调出这三部美味呢?而且都是夹杂东西哲学,穷极老庄孔孟,直达康德尼采,何其丰富深邃,恐怕读者会敬而远之吧?
黄:是的,我读的是各种各样的,这几本书都是我读出来的感受,是我的想法。我将这些不同的学问统称之为天下文化。(芮:这个词概括得很好。)人类需要一种这样的文化。
芮:你在《老庄探释》序言里说写这本书的由来,站在道家的立场,以道中之人的思角反思传统文化,特别是以孔孟之道为纲的儒学。你在《孔孟之道判释》前言里对所谓国学进行了批判,并提出什么是国学的反思,认为儒学不是一个国学。而现在研究国学的都是以儒学为主。
黄:我是站在道的立场上,但是,我的观点不像曹长青他们,认为儒家文化是酱缸文化,除了垃圾就一无所有。我是从一个客观的角度看,我认为,人道是孔孟最高的境界。所谓判释,不是批评,而是评判。(芮:何为坐望之人?)是一种达到道的境界之人,如庄子所言,没有是非,没有情感,坐在那里,忘记了世界的荣辱富贵。回过头来看这个就很清楚。但儒学也不是无所不克的。人们说,半部论语可以治天下。我不认为如此,还是有瑕疵的。这就涉及到判释的角度。事实上,我是在玄览各种思想。(芮:什么是玄览呢?)比如看别人下围棋,你是个中高手,你清楚看到棋局的变化,双方的胜负走向,但你不讲出来。观棋不语。让他们自己继续下下去吧。其实棋局之输赢你早知道了。但是你不讲出来。
芮:哦,你知道他们的一切,但是你讲出来了。
黄:他们却没有听见,只是告诉了读者,告诉了别的旁观者。
芮:你在阿尔卑斯山下,闭关,修行,与外界隔绝。当然,这种隔绝只是从空间的角度而言。你很少出行,你是哪一年到这里的?(黄:1998年吧。)快二十年了,就待在这山下,写了三本书,第一本《通向天人之路》,2009年出版,后来再版时改名《老庄道无哲学探释》。接下来是《孔孟之道判释》与《宇宙心论》。你写作此书的目的是什么?想表达一种什么样的哲学思想?
黄:我想说,中华文化哲学甘愿像小媳妇那样顾影自怜吗,真的无能无用吗?低人一等吗?“生于儒,退于道,遁于释”,中华哲学大道有别于西方思辨哲学,也是有别于西方神秘主义哲学。孔子的哲学极高明而精微,是人道之至极,也可说是用思哲学之至极。而老庄的道无,已抵达哲学家最高境界。其实,这些思考我在中国读了唯物论之后产生的,唯物论说物质决定意识,意识反作用于物质。自己有时想,有些东西不是这样的。世界万物不是都有矛盾的,事物也不一定只是两个方面。不革命不一定就是反革命。可能会有一个中立的东西,但中立也是相对的,好像圆球,每一点都是中心。人活着,有时得凭良心。只是思想,不能解决这些疑问,得追究世界的源头。根据唯物主义,物质是第一性的。那么,物质又是从何而来?于是,从上世纪末就开始认真地读康德。包括他的三个批判,还有别的一些哲学著作,慢慢开窍。后来才开始读《道德经》。
芮:你是从康德那里得到了启示,然后又回归中华文化传统,回到老子,庄子。
黄:康德认为,我们脑袋里本来有这个东西。只是我们不知道的外界现象所显现的,物质体到底是什么我们不知道。我们追问。后来读老子,原来外界的东西都是现象,世界是空的,如果世界充满了东西,就好像电脑中毒了,满载了,有东西在那里。比如Chips里面有东西,太多就不能继续存储,就要去掉它们,清除出去。于是就回到本源。无为,就是恢复回原来的状态。老子的原话是“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这样,就恢复了根,返璞归真,回到本根。庄子是寓言写法,把老子的思想精粹解释得很清晰。读庄子就能很快进入老子。从唯物论一直到儒学,讲天,讲吾,讲道德,老子却不要道德。而儒学要道德,要仁,才能抵达天命。我认为,做人还是得有道德的底线。

知人就是知识论

芮:第二本书《孔孟之道判释》获得中华民国侨联总会2009年学术论著佳作奖,说的是?
黄:以老子玄览的独特眼光与见解,对儒学进行一次全新的检讨与批判,旨在还原孔孟之道的本来面目。(芮:是从老庄回到孔孟之道。中国传统的儒学。)从三点来加以概述。孔子讲的知人,知礼,知天。君子与小人的分野,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君子没有忧愁,小人有忧虑。知人即辨识别人以及好人坏人。(芮:为何要知人?)其实,知人就是知识论,是孔子的知识论。孔子的学生子思讲中庸,讲知人,里面讲的是三皇五帝,就是中国古代历史。作为君子,就应该知道历史。知人,懂人本性,才能懂人的历史的来由。知识包含所有的知识。
芮:原来知人不仅仅是要认识身边的人,还要认识人性本身,以及历史等各种知识。
黄:中庸有句话,知人考,知鬼神不予。知礼,三十而立,知礼,知道礼节,礼,无礼是不能立。按照天地设计为人设计行为框架,模式。为何要礼?这具有现实意义:中国现在社会败坏,就是没有礼了。如果有礼捆住你,你喝酒就不能醉,否则失礼。知天命,达到知天命才是君子。不知天命无以成君子,这是儒家的最高境界。
芮:道家的最高境界?
黄:像基督教一样,达到上天与上帝在一起。
从人性角度,阐释孔孟,孔子孟子都很有智慧,是很好的人,他们达到了知天命的境界。没有境界理想,有钱也没用,孔夫子没有钱,也知其不为。境界是即使穷愁潦倒,依然坦坦荡荡。这中间充满了做人的道理。孔子的一生都在追求,他可以放弃做官。(芮:他追求的是精神上的东西。)达到知天命的境界才能有这修养。

天地之大美

芮:你的第三本书是《宇宙心论》,去年出版。
黄:欲达致老庄的道无,佛陀的空寂,则必须回归人类心性之本源。“宇宙便是吾心,吾心既是宇宙”。以康德的先验论为依据,对人的思维、意识进行追踪探源,各复归其根,老庄道无最高的哲学境界“独于天地精神往来,”,看到“天地之大美”。我第一部书说的是老庄的道,老庄说无,有人说什么都没有,做人还有什么意义。什么都不想,也不争斗,财富对于道毫无意义。我就从康德的先验论把人脑袋本身的东西,用科学的东西解析出来。为什么老子要讲这个东西,为何要无,就是脑袋里的程式,影响判断是非。情感,判别力,是这些东西影响你。道德的境界好处是,认识的程式没有这个东西,就恢复到起源的东西,就使生命完整了,没有缺陷和遗憾。
芮:人家还是会问,这个值多少钱?
黄:圆满与审美判断有关。美是独立的,比如玫瑰很美,只是一种直观感觉,没有概念,没有目的,也没有利害关系。人认识是有概念的,这块石碑是可以解释的。自然美是不可解释的。一位老妇本来不美,但是如果她有钱,而你有需要钱的目的。你可能就会赞美她,这就是功利所致,并非真正的美。庄子讲,天地之大美,是排除了这些功利目的的东西。在老庄那里,道抵达了最高的美,终极的美。(芮:最高的美,是把知识、概念、利害、目的等东西都去掉的美。)这种审美是第三本书的主要内容。讲的是老子最高的审美观。如果人经历过甜酸苦辣,苦难奋斗,终致荣华富贵,可还是觉得人生没有意义。那么,你就要到老子那里去寻求答案了。如果你得到了老子的真传,就会将世间的一切看作过眼烟云。怪不得孔子言,朝闻道,夕死可矣。
芮:刚才说审美对当下的意义。而你谈到的孔孟之道,知人知礼知天命,这三个主要内容对当下的意义是什么呢?
黄:现在的人科学发达,知人随之发达,人的心理活动可以通过仪器加以窥测。中国这几十年政治斗争就常常运用人性的弱点,攻破人心,很得心应手。可是,如果没有框架框住欲望,就非常危险了。荀子最了解孔子学说。他特别注重礼,孟子讲孔子的心、性、善。荀子批判孟子,说他误解了孔子的学说。中国之乱,社会道德堕落,归咎于无礼。日本人继承了中国古代的礼。
芮:日本人有礼吗?今天晚间新闻,日本政府要扩军备,欲让军国主义复活。
黄:尽管如此,在日常生活中日本人是遵照中国古礼的。但是,中国大陆自己就没有礼。比如以中国政府代表团团长的身份出席国际会议的周南,拒绝与香港总督彭定康握手,骂彭定康是千古罪人,阻止香港回归。周南的行为就是无礼。中国如果完全没有这个礼,就会变成野蛮民族。
芮:一般人都要遵循孔孟之道。对于世外高人,就无所谓了。
黄:孔孟深谙《易经》,《易经》云,人是要发展的,发展是有季节的,不能乱来。祭祀也有自己的仪式。人要有行为规则。

内容释疑

芮:你第三本书有些难以理解。比如第五页说到熊十力,谈到“量智”“性智”。
黄:按照中国用词,量智,是可尺度的智,就好像我们的概念,比如,杯,是一个圆形,中间是空的东西。有底,是可以分析的东西。但是,有些东西不可以用尺度来衡量。比如男女做爱高潮,全身舒服,不可以具体到其个程度或者部位。这就是性智,是不可以分析的。
芮:第九页谈到“亲亲杀”,是什么意思呢?
黄:“亲亲杀”与“尊尊等”是儒家两大纲,前者讲亲,讲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之间的关系。这些词语是牟宗三提出的。天地人君师,父子,这些等级是一定要的。对于亲亲杀,孟子解释得清楚。他说,古代的人,父母死掉,就丢了。野狗去吃尸体,很残忍。后来说要埋葬,就是子女对先人的孝敬。人的亲情是不能丢的。儒家称皇帝为天子,按照周礼,天子入葬需九重棺,贵族亦按照等级以此类推。又如父亲偷了羊,儿子不能举报。如果去举报,就没有父子关系了。这两条撑住儒家的是学术的纲领,也是做人的纲领。
芮:谈到儒家文化宽容,可称为天下文化。
黄:人一定要有亲情,对父母尊敬,对兄弟友爱,对人讲信用。儒家不讲宗教,但其行为规则却可以适用于任何宗教,是符合人性的。孔孟讲有教无类,父亲是什么没有关系,穷也要教育。这就是现代人的人权。棊子的“洪范”是《尚书》里的一篇文章,是儒家经典,治国的道理。
芮:僻儒之患如何解释(33页)?
黄:这是班固讲的。偏僻的儒生,好像东海一枭之类的学者,说儒家什么都好,就是僻儒。《尚书》记载周文王、武王杀人,血流漂杵。孟子否认,说仁人不可能杀人,这书不是真实的。在那个时候,孟子就是僻儒,极端的儒生。
芮:你对儒字,从文字结构上做了人之所需的解释,独特啊。
黄:这是我自己的发明,解读,你是如何理解就看自己的了。(芮:可以讲讲大道之行,天下为公吗?)一个国家,一个政权是为了天下利益,而不是为了一党利益。其实,欧盟就有点这个意思,德国照顾了其它国家。有宽容,信用,从而相互获得利益。
芮:这句话说得好!“我们能梦见周公吗?”(40页)在孔子时代,与周公已经相去几百年。当时孔子研究周公之礼,希望能在梦中得到周公的指导。我们距离孔子又是两千多年过去了,要梦见周公更是没有希望了。(黄:也不一定,只要制度改了,人的本性得到慢慢回归,也许是可以的。)但是很艰苦,中国缺乏道德规范了很久,只好寄希望于下一代吧。
黄:礼是周公写的。周公没有,就没有礼了。孟子把礼比如门。出入无门,是我们没有安身之处,成为野蛮人了。有了门,就又回到文明。孟子的比喻很对,门做得太大,风吹进去了;太小,人出入困难。门要大小合适,这就是礼。(芮:因人而异的吗?)不是因人而异,而是行为规则。不能太过分,失礼了。
芮:54页的这段话,“得站在圆形的正中央点才能体悟到天道”,我不理解。
黄:阴阳之间,如果不是站在中央点,就会不是阴多就是阳盛。你用唯物论矛盾论来讲也是对的。如果偏离就有矛盾,无论是偏上还是偏下。只有在正中,才没有矛盾。
芮:这些年,你是读了不少书。
黄:牟宗三的书很好,我很多东西从他那里得到启发。我认为,他站在现代儒学最高位置上,比冯友兰、金岳霖都高,比他的老师熊十力还高。如果要深入了解儒学,你可以找他的书来读读。
芮:言浑的天命学(60页)是指什么呢?
黄:言浑,是陆象山讲的。孔子说仁,没有确切概念,现在很多儒家都没解释清楚,没有确定的定义。有人问他,是斯人仁吗,做事不错,孔夫子讲这个仁,从来没有确定的意义。他认为自己早早就死掉了的那个弟子颜回,跟仁很接近了。
芮:“仁,去人旁,上下两横代表天地,这不就是人站立在天地之间吗?”(70页)
黄:这是我从《易经》得到的启发。《易经》有句话大意是,守住自己的位置就是仁。人就是站在天地之间的位置。比如芮虎要创作,就要写好你的东西。如果既要创作,又要去赚钱,就守不住这个仁了。荀子的仁,就是如果你是交通部长,就管理好你的交通就好,不要异想天开,想入非非。其实这就是各尽其责。
芮:你说:孟子对孔子的仁作十字打开,反而败坏了孔子作为最高境界的仁的圆融性。(72页)
黄:这个也是陆象山讲的。讲孔子,孟子十字打开,更加明朗。孟子就把仁解释为人了。董仲舒的仁者爱人,是孟子讲过的。到了韩愈,仁就是博爱。(芮:仁就是爱,我认为这样就好。博爱,我信基督教就是因为博爱。)如果仁只是博爱,就无法达到孔子知天命的境界了。知天命是没有爱的。
芮:韦伯是著名的德国社会学家。(84页)
黄:我把责任伦理学和存心伦理学做了梳理。在宋朝,服侍皇帝就是服侍父亲。我是我父亲的儿子,来自血缘关系是我不能选择的。而职业伦理却可以选择,比如当一个部长或者主席,你要听他的,你可以选择逃避。这是两种不同的伦理。
芮:从封建社会到孔孟之道,把公侯伯子男,与血缘关系做比较,这是你的发现。
黄:不是,司马迁早就写了。周公得了很大的土地,分给自己的兄弟儿孙,根据辈分的高低分配,有大有小。好像欧洲封建王朝,后来分成了许许多多的小国,也有好处,就是转型民主很容易。而中国从秦到清,时间太漫长了,没有宽容,基本是中央集权的延续。封建时期还比较宽容。我们可以看俄国、西班牙,那里皇帝坐久了,政治转型就慢。皇帝专治强大,地方自治太少。而秦以前的封建,制度是比较宽松的。
芮:你用了叔本华的话,为己之学(113页),那么你觉得孔子是为他人、孟子也是为他人?
黄:孔子是自己怎么想,自己就怎么写。而孟子是看世间人怎么想,就怎么写。孟子过分发展了狂。在他时代,要发展孔子思想确实需要魄力,孟子直接参政了。他自己当狂人,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做人,不狂妄也不行,看到那么多庸庸碌碌之辈,也时有狂人。李敖我是批他的,他自称是文章天下第一名。孟子也是狂人,他说:“除我之外,就没有别人了”(舍我其谁)。
芮:你书中写到平天下,和谐社会如何立起来。读到这里,我们只能会心一笑了。你这部书,不是隐士所写,其实也是关心天下大事的学者。
黄:孔孟做人的基本东西,不能绝对地放之四海而皆准,但也不都是垃圾。要站在玄览的方法上看孔孟。如果将中华民族的劣根性都归咎于他们,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
新作计划
芮:你站在超然物外的阿尔卑斯山下,带读者从迷茫混沌的状态中,走进一种清晰的境界。你的著作在台湾被选为大学参考书,也是有道理的。台湾学者中研究孔孟之道者不乏儒学大家,将你视为道中之人,肯定了你对孔孟之道的认识,也是可以有所借鉴的。你的下一本书的计划如何?
黄:写了两万多字了,一年多前就停下来,是一部长篇小说,是对中国大陆的现实做批判的小说。写一个香港商人回大陆做生意,投资开皮包公司,设骗局赚钱。而中共政府则设了一个更大的骗局,把这位港商的投资连同所赚的钱全部洗白,并让他锒铛入狱。这个故事旨在说明,共产制度下的骗局手段之高明更甚于资本制度的骗局。(芮:这个故事从你的第一部小说《圆圈怪诞》里也有所讲述。)是以那个故事为基础的。
芮:还会继续写哲学方面的东西吗?
黄:还在继续进行哲学思考,很想再写一本中国哲学研究。很多人崇拜古希腊哲学,中国人难道没有哲学吗,这我不赞同。我想从黄帝写到当今,是一部哲学思想史。我认为,中国哲学从开端就比希腊人高一筹。黄帝,距今五千多年了,制定了日历,设置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春夏秋冬四个季节,也就是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了上天。而古希腊哲人注意的更多的是人与自然的关系,是人与地球关系的发端。中国哲学肇始于五千多年前,从一开始就探讨人与天的关系,实在比古希腊人高一筹。想象黄帝,为何被尊为神人?黄帝从字面意思讲,是黄土地的皇帝。根据德国古历,刚好那天是可以拿画出去晒的,那天就是夏至,而黄帝早已经讲出来了。根据他的研究,可以决定你们今天不要种地,或者今天可以种了,他知道天与地的关系。尧舜确定了二十四季节。司马迁《史记》里记载的天官,就是掌管天文的官员。在大禹治水之时,他将中国分为九州。他是一位地理学家,他记载了在成都可以种什么,哪些地方可以养鱼,或者打猎,等。从严格意义上讲,《易经》算是中国哲学开始。关于中国哲学史的线索,中国不少人写了。我要从新的角度来写。这要花很大精力。要梳理古往今来的很多思想家,朱熹,王阳明等一路来的都要全部读一遍。这至少需要两年时间,再构思写作至少还一共需要五年时间吧。
芮:让我们期待着在2020年阅读你的大作吧。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