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92020
Last update日, 19 七 2020 8pm

 

家庭生活

女儿明天要考试

明天高考开始。看女儿情绪极佳。哼着歌开始给自己准备明天所要带的零食。小熊糖、饼干、巧克力。五颜六色整整装了一盒子。把我给逗得。

说到底,作为父母,把女儿今年要高考的这件事情早就装在了心里。只是,事到临头,能做的事也几乎为零。昨天晚上爸爸调颜料、找笔、扯床单。妈妈跪地书写。一起为她打造特色战旗。做战旗这件事情,从两年前儿子高考那回便经历了。好像是给那些跟着孩子发烧的家长们有一个发泄的渠道。每年学校都允许家长们把自己为孩子所制作的战旗,挂到学校的围墙上去,以示全家参战!

孩子们忙着准备高考,家长们忙着暗中比试谁家的战旗来得更威猛或者更具备爱意。那一次,我们家是由我上阵的。用了整幅的床单,跪在地上书写了“宝贝加油”等汉语大字。按照学校规定,战旗只能在高考开始的前两天开挂。于是很多家长为了替自己的战旗占据一个有利的地形,便在半夜零点去爬墙。那一次,由于儿子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没有经验,整幅床单悬挂起来后,长得像新娘婚群的后摆。为了不拖到地上,就要求爸爸不断地往上爬。说实话,那一次,五十多岁的老骨头没有给爬骨折了,真是算极大地幸运。爬完挂完以后的结果是,爸爸妈妈双双累瘫。所以,这一次为了女儿,我们依然要制作战旗,却吸取了上一次的经验教训。妈妈刚把床单拿出来,爸爸便拿手去撕扯,把个整幅的床单给生生撕掉了三分之一。然后依然是妈妈跪地书写。地很硬,膝盖受不了,于是便拿了两只拖鞋垫在膝盖下面。爸爸来回忙着调颜料和送颜料瓶。在床单上面书写并不容易,床单会随着刷子动来动去。于是,除了用东西压住了边以外,还得做爸爸的两脚分叉站在布上来固定。如此妈妈就几乎变成了是在爸爸的跨下书写了。妈妈摇头。爸爸还说三道四地指点江山,笑得妈妈差点歪倒在布上无法写成。

总之,女儿高考的两天前,她很淡定,为父为母的却在家里为一面战旗而玩翻了天。妈妈用中文写好之后,爸爸又用德语字母来加封加固。等到彻底完工,正正好好是考试前两天的零点。这一次,两个人的骨头又都老了几年,仅仅忙了个战旗,便又累瘫了。于是女儿的战旗后来是做爸爸的于第二天一个人起了个大早去学校挂的。

现在,看着女儿把吃的、喝的都准备好后,我这个妈妈才突然想起来发问:“宝贝妳明天考什么?”女儿说“音乐”。哦。小菜一碟,我心里想,这个我有把握。一门考试持续三到四小时。所以期间允许考生自备吃喝。明天考的是音乐,其中包括分析一段乐曲,比如像照片所示的她曾经做过的作业之一。考试之一是给妳一个乐谱,也许是三重奏或者四重奏。学生要像指挥一样,分析出整个乐谱的表述以及配乐。从哪里到哪里是主题、展开、再现。从哪里到哪里进入何种乐器(指挥的干活)。明天,这些参加音乐考试的学生所做的还是理论考试。毕业之后,他们人人都已经具备能看懂一本指挥总谱的能力。并且每个人都必须会两种乐器。

理论考试之后,还有一场两种乐器的表演考试,这就是德国文理高中音乐考试的水准。感谢上帝赐于我这个当母亲的智慧,让两个孩子三岁就从竖笛启蒙,五岁开始教他们钢琴入门。打下中级基础后,让他们各自选一样主乐器送到音乐学校去学习。儿子八岁选择了黑管(也称单簧管),女儿跟哥哥学样,六岁便闹着选择了小提琴。为此从上海一共托人买了大小不同的四把小提琴。最后一把成人演奏琴特别感谢我的亲亲发小爱华女士,帮我挑选了一把极好的。以至于十岁他们一进中学,便有足够资格加入校音乐队。儿子加入木管乐器队,女儿加入弦乐队。从去年开始,女儿还担任了弦乐队的第一小提琴手,让这把上海演奏琴出尽风头。两年前儿子音乐考了个满分。所以明天女儿考试我一点不担心。

后天是考法语,这个我也不担心。因为女儿从小学四年级便开始法语入门,五年级开始我们全家加入德法友好协会。尤其是德国爸爸为了女儿的法语,成为友好协会的积极份子。每年都张罗不是接待法国人来家里住,就是带女儿到法国去住法国人家里。记得头一次来法国客人,女儿才九岁。只会盯着人家看,根本不肯开口。而现在,女儿最近的一次法语是满分(15分),所以我也不必担心。后天考数学,我也不必担心,因为儿子数学很好,曾是学校有名的数学家教(高年级好学生有资格做低年级的家教),他毕业后把学生都给了妹妹。所以,女儿一直靠教数学和英语的家教来赚着零花钱,她的数学是必须好地。好了,分析完毕,我这个妈妈该干嘛干嘛,只要照顾好自己的事就行了。感谢上帝。写完这些,回头一看,自己说了一连串那么多的不必担心,可见,担心无论如何都是大大地在心里的。

下午散步,去学校遛了一圈。检查我们的战旗到底被挂哪儿了?呵呵呵,根据老公所交代的位置,不必绕学校一周便很快找到了。只见各个奇葩家长们绞尽脑汁、五颜六色,弄得学校花里胡哨的。每个学校参加高考的孩子,都有一面家长制作的给自己孩子的战旗。自从给儿子爬在地上写过之后,我曾说,给女儿到中国去印一个,结果遭到老公的强烈反对。说不花劳动只花钱的战旗只会被人瞧不起,说千万千万别给孩子丢这个脸。所以便只能又亲自爬着玩了一回。

走了一圈之后,发现我们这“甲骨文”战旗数最复古、最保守、也最怵目惊心。这德国爸爸,在对孩子的祝福上似乎更相信来自母亲的魔力。孩子,我们祝福妳!感谢上帝让我们带妳走到今天,马上妳就可以飞了。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