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2019
Last update五, 11 十 2019 9pm

 

国际风云

新年的火焰 2019

除夕之夜,柏林勃朗登城门前后的天空上,千束焰火齐发,照亮了深邃的夜空。通常整天只是躲在小楼看书写作的我,也“聊发少年狂”,与朋友一起喝酒聚餐,然后去法兰克福的居住中心自放焰火,享受一番与朋友和市民们涌在一起过年夜的喜庆气氛。德国电视台报道了由东至西的新西兰、澳大利亚、新加坡、日本、香港的除夕夜情景,却偏偏漏了中国,或许因为中国没放焰火,尽管焰火是中国发明,全世界的焰火可能都是中国制造。
除夕的焰火照亮了明天,也照亮了昨天。按照惯例,各国元首要在除夕之夜向本国民众新年献辞,通过电视传播全国各地。但各国的新年献辞形式雷同而内容各异,因为各国令人头痛的麻烦事不同,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美国,一次世界大战以来就主导了世界政治。特朗普担任总统后推行“美国优先”政策,即不再多管天下闲事。尽管如此,世界各国首先看的还是美国脸色,美国民众也翘首以待特朗普的新年献辞。特朗普年前宣布美国从叙利亚撤军,不再与俄国去争这块鸡骨,气得国防部长愤而辞职,指责特朗普背叛盟友。

这阵子特朗普要求美国国会拨款57亿美元建造美国与墨西哥边界的“柏林墙”,不想再看到讨饭邻居墨西哥。他的提案受到民主党为多数的美国议会否决。议会主席、78岁老太佩洛西对72岁的老弟特朗普说:57亿美元没有,但可以拨给你1美元,你为建墙做义工。圣诞前夕双方无法达成协议,从而整个政府预算没有通过,按照法律,1/4美国政府机构(国土安全部、运输部、农业部、国务院和司法部等部门)停止运作——美国司法部必须在1月底前引渡被加拿大拘留的孟晚舟,美国司法部停止运作,哪位官员去义务办理引渡申请?

特朗普年逾古稀,看透世界冷热,没有闲心与国民玩弄这类新年献辞的政治游戏。但除夕之夜他突然在推特上发布了一段11秒钟的“新年献辞”视频:“我在白宫干活,你们今晚却在联欢。我不想让你们(听到我的话)扫兴。享受吧!我们将有一个伟大的新年,祝愿你们新年愉快!”特朗普说不给美国国民扫兴,但他的前两句话就是扫别人的节日兴致。但这就是典型的特朗普,直话直说没有掩饰。

俄国总统普京也备受国际社会关注。他的前两任戈巴乔夫和叶利钦都与欧美关系融洽,北约会议、G8经济年会都特邀俄国参加,希望俄国能融入欧美一起和平共处,俄国在那个时期经济高速发展。但普京担任总统后念念不忘沙皇时代的荣耀,一改以往的外交政策,以对欧美强硬的面貌出现,最后在乌克兰问题上总爆发:侵占克里米亚岛和乌克兰东部,导致欧美立即与俄国断绝经济与政治合作。俄国在国际社会一下孤立,普京只能去亚非拉国事访问,亚洲的美国盟友日本、南韩、新加坡等也不愿理睬俄国。当年的主要华沙条约国都已加入北约,今日的俄国不再有实力进行冷战。为了逼迫欧美理睬俄国,俄国耗资干涉叙利亚,不与俄国谈判就无法解决叙利亚战乱。没想到特朗普这回索性撤兵,不管叙利亚了。

俄国经过这些年的外交和经济孤立,普京想利用这次新年打开一点与欧美的僵局。他主动给美国总统特朗普写信,祝愿美国人民新年快乐。他认为,欧美与俄国关系有利于世界和平,所以希望在新年中能与美国加强交往。去年一位生活在英国的前俄国特工人员被暗杀,英国咬定是俄国间谍所为,一怒之下驱逐23位俄国驻英外交官,几乎所有北约国家都象征性地驱逐俄国外交官,俄国脸面涂地。所以这次普京特地写信给英国首相,希望俄国与英国的关系有所改善——近日双方关系确有改善,双方使馆人数略有增加,但还远没有达到九个月前事发时的一半。普京又给德国总理默克尔写信,认为俄国与德国的关系也至关重要——默克尔本是最受俄国民众和政界欢迎的国际政治家,但在乌克兰问题上,默克尔与欧盟国家联手制裁俄国迄今。普京还热情洋溢地给中国主席习近平写信,中国是目前俄国唯一有许多政治经济交往的大国,但历史上和现实中,两国又是互相防范的潜在对手,只能是互相利用。

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新年献辞没有许多亮点。这一年来,这位在国际社会有很高地位的铁娘子,在自己家中却被人挤来挤去:年初联邦大选后组阁,红黑大联合执政经年,红党想做反对党了。于是基民盟试图与绿党和自民党联合执政。本以为绿党太天真难以服伺,结果是自民党自作清高,以致三党联合执政破裂,还是回到红黑大联合。新上任的默克尔赶赴美国拜访老大哥,撞上特朗普总统的一脸冷气,让默克尔尴尬万分。新任联邦内政部长Horst Seehofer是基民盟的姐妹党基社盟党主席,这些年来处处与默克尔作梗,造成社会上对这两党的负面印象。不久又遇上Chemnitz排外事件,联邦宪法保卫局局长Causa Maaßen认为是媒体夸大报道,那里其实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他的上司联邦内政部长又袒护他,结果矛盾都冲向总理默克尔。好不容易让Maaßen“提早退休”,平息了社会不满情绪。挨到去年10月,两个姐妹党在巴伐利亚和黑森州地方选举上惨败,两位姐妹党主席Seehofer和默克尔要承担政治责任,纷纷辞去党主席。本来基民盟女秘书长Karrenbauer自然成为默克尔接班人,没想到半路杀出Friedrich Merz,这位已经告别政坛十多年的前基民盟议会党团主席,探出头来竞选党主席,还获得基民盟大佬Schäuble等的支持。在12月基民盟大会上Karrenbauer险胜,这才让默克尔有一个略微宽心的圣诞佳节。

由上可见,默克尔在过去的一年中疲于奔命应对党内外人事纠纷,没能安心做成几件实事,所以新年献辞中也说不上几句亮话。只是在外交上默克尔提醒,德国将于新年成为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德国将倡导对现有国际争端的“全球性”解决方案。“我们正在增加人道主义救济和对发展中国家经济援助的资金,同时也在增加国防开支。”——特朗普一直指责德国,国防开支仅仅占国民总产值的1,2%,而两年前北约爱丁堡会议的决议是各国达到2%。

法国总统马克龙新年献辞时,巴黎街上正人神大战,黄背心运动如火如荼。起因是马克龙当选总统后,要进行退休、失业保险、公共事业等一揽子经济改革。他强调:“不可能一方面要减少工作时间,另一方面要挣更多的钱;或一方面要为民众减少税赋,另一方面要政府增加支出。”但老百姓不愿听这些话,就是要少工作,多挣钱,多福利。马克龙的民意支持率从去年同期的47%下降到24%,穿着黄背心的抗议队伍在巴黎街头堵路砸店,警方出动几千警察抗暴。本当万民同乐的传统节日圣诞和除夕,却演变成不堪回首的街垒战乱象。

这次新年献辞最悲戚的是英国首相梅伊莎。年前她与欧盟拟定的英国脱欧合约未能获得英国议会通过,再想修改又被欧盟拒绝。英国脱欧的最终日期是今年3月29日。如果在新年各方无法达成共识,就意味着英国将无合约地强脱欧,或者再次举行公投英国是否脱欧。这三个可能都同时存在,各方都紧张地拭目以待,因为这直接影响到有产阶层的钱袋。

这次作新年献辞最兴奋的当数希腊总统A.Tsipras。2008年金融危机后引发希腊财政危机,希腊财政骤然紧缩,几乎国家破产,全靠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的救济粮度日。经过八年饿肚子抗战,财政明显好转。2018年8月20日希腊终于解脱救济粮,可以独立生存。所以今年雅典的巴特农神殿上焰火齐鸣,总统振臂高呼:“2019年是我们祖国获得再生的一年!”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