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42020
Last update日, 19 七 2020 8pm

 

西欧青年加入恐怖组织IS

伦敦一家研究机构(International Centre for the Study of Radicalisation and Political Violenceam Kings College in London.)说:每个月平均有109人加入IS,参加者来自80个国家。目前,IS已有40000军人,队伍还在不断壮大。我以为,这只是明面数字,还有很多人没有被正式统计,正如那“不断壮大”四字,下面会谈。

西欧国家参加IS人最多的,竟然是童话小国丹麦。乍一听,实在觉得新奇:那么美丽宁静﹑整个国家象个大花园﹑专门“生产”“安徒生童话”和“美人鱼”的临海小国,年轻人竟然最热衷于去参加IS,与狂热份子一同作战?是什么原因呢?笔者才学疏浅,仅就自己的生活体会和所见所闻,试着分析分析吧。


香港逃亡新加坡

网上盛传朱镕基2002年在香港的一段感人肺腑的发言录相:“(如果)香港回归祖国在我们的手上搞坏了,我们且不成了民族罪人?!”其实,任何一位有点责任感的国家领导人都会这么想。何况朱镕基还只是从香港利益出发,而香港对大陆经济发展的枢纽作用,其实更为重要。

所谓“一国两制”,不是北京政府解释的:香港搞资本主义,大陆搞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的最重要量化指标就是社会公正与社会保障,在这两点上,香港的法治、平等竞争、官员廉洁、教育普及、医疗普及等等,即香港的社会主义程度大大超过大陆。如果大陆这样的缺乏社会公正、没有社会保障,居然还能自称是在搞社会主义的话,那香港及整个欧盟国家,早就进入共产主义了。所以所谓的一国两制,其真正的区别就是一点:香港施行法治,大陆施行党治。

六四在德国社会的集体记忆

八九学运已经过去了三十年,那一代人中的许多人已经淡忘了当年的悲愤,新一代人中许多人还不了解、或只是肤浅地了解当年的事件,这就是中国政府想刻意达到的目的:用掩盖历史、篡改历史的手段,将当年的这一罪恶从人们的记忆中、从历史上抹去。但因为这一事件发生得过于惨烈,过于惊心动魄,它不仅成为中华民族的集体记忆,也成为世界历史的集体记忆。其对整个世界的冲击,可能不亚于二战中日本偷袭珍珠港。一个在中国大陆发生的惨案,牵动了远隔万里的德国民众的心,而且过了30年都没有改变,一如既往地悼念“六•四”惨案中丧身的人们。就如瑞士《巴塞尔报》6月4日的评论中所述:只要在中国禁止讨论“六•四”事件,国外就要提供平台,让人们充分地讨论这一历史事件,悼念这一事件中的死难者。

香港阴影下的默克尔访华

丽日的帐篷下,默克尔安坐,李克强伺立。华美的色彩和宝座,一眼看去还以为英国女王出访,共产中国也玩起了大清帝国慈禧太后的皇家排场?只是当年的清皇朝还没有国歌,袁世凯建起中国第一支军乐队。慈禧太后前来小站阅兵,在袁世凯的陪同下,乐队演奏了雄赳赳气昂昂的法国《马赛曲》。皇太后听了大喜过望,误以为这是专门为她创作和演奏的大清国乐。

这阵子中南海习都督被华府疯老头特朗普的醉拳乱拳打得满地找牙。本要以牙还牙,无奈满嘴老板牙已所剩无几。要禁止进口美国猪肉以惩罚美国猪民,袭击疯老头的大选票仓,争口气进口俄罗斯猪肉。没想到喀秋莎的争气猪圈里尽培植非洲猪瘟,一下闹得中华大地猪瘟泛滥,殃及无数无辜的中华爱国猪也被满门抄斩,赵国民众因此只能凭票吃肉以降低三高……中美贸易战正酣之际,迎来同为出口大国的德国总理默克尔9月6-7日访华,这对中国就如久旱迎来甘露,天国派来的使者,或许能与德国建起抗美同盟军。

慕尼黑世界安全大会杂谈

两场世界论坛的政治关联

欧洲的冬天是最美的滑雪季节,却引来了两场世界级规模的会议:

一、世界经济论坛:1月22-24日,在瑞士举行年度一次的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来自全世界110个国家的3000多位政界、经济界、媒体和社会名流、仅仅国家元首就有65位,汇聚在瑞士滑雪胜地达沃斯,讨论当前世界经济的问题和走向——许多经济战的背后其实是政治战,近年来最大的争战双方是美国与中国。

二、世界国防论坛:2月15-17日在德国举行年度一度的慕尼黑安全大会(Munich Security Conference),来自全世界600多位政界、军界和国防工业界汇聚在德国名城慕尼黑,仅仅国家元首就有35位,还有60位外交部长、30位国防部长,及北约秘书长和欧盟国防负责人,开幕式由德国国防部长Ursula von der Leyen和英国国防部长Gavin Williamson主持。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