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02019
Last update二, 10 十二 2019 2am

 

德国社会

冯德莱恩:从德国国防部长到欧盟总理

欧盟,从最早的煤钢共同体(1951)、经济共同体(1957),发展到现在的政治共同体欧盟(1992);从当年的德、法、意、荷、比、卢六国,发展到今天的28个欧洲国家的联盟,5.13亿人口,还有阿尔巴尼亚、马其顿等四、五个欧洲国家在积极创造条件争取加入欧盟,唯有土耳其从1963年迄今一直要求加入欧盟,因为其人权保障不尽人意,均被拒绝。
在这28个国家之间,无论国家贫富,各国民众都享受四大自由:
一、货物流通自由(即没有关税),
二、资本流通自由(投资或银行业汇款没有限制),
三、服务业自由(各类咨询服务、项目承包、医疗护理),
四、劳工流动自由(学业、谋职、甚至移民没有限制)。
28国几乎相当于一个国家。前面三大自由都基于自由主义原则,唯有劳工流动自由体现了社会主义原则,所有欧盟国家的国民都在政治权利与经济权利上平等。

欧盟与加拿大和日本建立了共同市场,今年日本大阪的G20上,欧盟又与南美的Mercosur共同市场(阿根廷、巴西等五国)决定联合,将成为国际上最大的共同市场——这些共同市场,仅仅相对于欧盟内部的“货物流通自由”一项。
2018年欧盟国民总产值(norminal)19.1万亿美元(美国21.3万亿,中国14.2万亿),欧盟人均产值38370美元(美国64767,中国10153)。
对这样一个庞大的“国家”,其政治结构也相当于一个民主国家:
一、众议院:欧盟28国基层民众直选的欧洲议会(European Parliament),
二、参议院:各国政府代表(部长)组成欧盟理事会及欧洲各国首脑联席会议,即欧洲理事会(European Council),
三、政府:具体管理欧盟的行政机构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

**欧洲议会大选与欧盟总理产生**

每届欧洲议会大选结束后,就要产生下一届执政的欧盟委员会主席、即欧盟总理——这样一位大“国”总理,在欧盟政治、国际政治上举足轻重。
按照欧盟法律,欧盟总理由欧洲理事会提名、并获得欧洲议会50%以上投票通过。如果未能通过,欧洲理事会必须在一个月之内再提名另一位,再在欧洲议会表决……
这点与欧洲各国大选的情形略有不同。一国、一州或一城市大选时,各个参选党派都会推出一位该党的“主导候选人”(leading/top candidate),通常是该党主席。如果胜选,这位“候选人”通常就担任总理(总统)、州长或市长。老百姓在大选时就比较清晰知道,如果哪个党派胜选,将会是谁担任下一届总理(总统)、州长或市长,该候选人的政治主张、人品、能力等如何。而欧盟这样以参议院推选、众议院通过的方式产生的欧盟总理,其实与欧洲议会大选没有直接关系。
所以,欧洲议会的许多议员希望,欧盟总理的产生也要是参选党派的“主导候选人”。2014年欧洲议会大选后,欧洲保守党联盟获胜,欧洲理事会就推选大选中保守党联盟推选的“主导候选人”、卢森堡前总理容克。他在欧洲议会投票中以422:250当选为欧盟“总理”(半数是374票)。
本届欧洲议会是2019年5月23-26日举行,保守党再次获胜。得票情况为:
保守党联盟EPP:21.0%,182席位
社会民主党联盟S&D:18.5%,154席位
自由民主党联盟Renew EU:13.0%,39席位
绿党联盟Greens/EFA:11.7%,74席位
还有许多国家的党派没有结合到欧洲联盟的党派中,如意大利、捷克、斯洛伐克等国的一些党派独立参选,也都获得相应的议会席位。
保守党联盟推选出来参加大选的“主导候选人”是该党团主席、现年47岁的德国巴伐利亚议员韦伯。韦伯在大学学的物理工程,毕业后创办过两家环保技术和经济运作方面的咨询公司。2002年他竞选担任了巴伐利亚州议员,2004年开始担任欧洲议会议员,同时担任巴伐利亚的基督教社会民主党CSU的重要职务。但他从来没有在政府部门担任过市长、州长、部长或总理之类。
在欧洲理事会讨论是否让韦伯担任下届欧洲理事会主席时,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匈牙利总理Viktor Orbán嫌韦伯没有一点执政经验,不合适担任整个欧盟行政的最高职位(总理),他们的观点后来也获得了欧盟其它国家首脑的认可。
既然韦伯不合适,按照之前的共识,就应当是得票其次的社会民主党联盟“主导候选人”、现年58岁的荷兰社会民主党(PvdA/SPE)政治家提姆曼斯(Frans Timmermans)。他在1998-2007和2010-2012年担任荷兰议会议员,2007-2010年担任荷兰政府的欧洲部副部长,2012-2014年担任荷兰外交部部长,2014年迄今担任欧盟理事会第一副主席(副总理),欧盟各国关系、司法与人权部部长(EU-Commissioner)……从资历来说,提姆曼斯应当是欧盟总理的合适人选,连在座的德国总理、基督教民主党(保守党)的默克尔也感到无可非议,谁让欧洲保守党联盟推出一位没有执政资历的韦伯作为“主导候选人”。
本来是因为韦伯不合适担任欧盟总理,现在却事实上将欧盟的总理宝座让给了社会民主党人,这对许多欧盟国家首脑又不太舒服,这涉及到整个欧盟当政者是偏左还是偏右的大是大非问题,东欧国家以及意大利、奥地利、德国、英国等国家的执政党都是中偏右。法国总统马克龙最早还就是社会民主党信徒,在社民党奥朗德当政时期他担任了经济与信息部部长。但后来他自己组党“共和国前进”(En Marche),政治偏向于自由民主党,至少与社民党越离越远。所以,他大胆而出格地提议:由德国现任国防部部长冯德莱恩担任欧盟总理!
经过欧盟各国首脑联系会议的多日商讨,马克龙和和Orbán的提议果然获得通过,但却引起欧洲议会中的社会民主党的恼怒,因为最终还得在欧洲议会获得投票确认:保守党的席位只有188个,而冯德莱恩需要获得议会半数以上通过,即至少需要获得374票赞同。

**学者、政治家与七个孩子的妈妈**

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 1958.10.8.)出生年,刚好是创建欧洲经济共同体的《罗马条约》正式生效的一年(1958.1.1),她父亲被德国政府派往欧共体总部的布鲁塞尔担任市场竞争部部长Hans von der Groeben的办公室主任。所以冯德莱恩出生于布鲁塞尔,她在那里的欧洲学校读书。她在校说英语,与比利时同学交往说法语,在家讲德语,所以她的德、英、法几乎都是母语,直到13岁(1971)她才随父母回到德国。
中学毕业后她进大学攻读考古学(考古学的入学条件是很好的拉丁文和艺术史成绩),一年后她又进德国哥廷根大学和明斯特大学改学经济,再一年后她赴英国、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攻读经济,但似乎她没有读完经济。
1980年22岁时开始到德国汉诺威大学攻读医学,其间1986年与医学教授、企业家Heiko von der Leyen结婚(丈夫是德国鲁尔区Krefeld一位丝织厂老板的后代)。次年生了儿子David,同时大学毕业通过国家考试,然后到医院担任助理医生,1991年获得医学博士。1992-1996年她随丈夫去美国加利佛尼亚州,她到斯丹福大学学习专科医学。其间,已有三个孩子的冯德莱恩又生了一对双胞胎(1994),她这才不得不中断学业在家带孩子。回德后,她回汉诺威母校从事社会医学研究,2001年43岁的她还获得了公共医学(MPH)硕士。
冯德莱恩的人生最特殊的是,她生了七个孩子——她妈妈也生了七个孩子——但没有影响她的职业,也没有影响她的政治活动。她1990年加入基督教民主联盟,此后加入下萨克森州基民盟的社会政策委员会、医生委员会,2001年她活跃在市议会,2003年直选上下萨克森州议员,并担任下萨克森州的社会、妇女、家庭、卫生部部长(州长是后来的德国总统Wulff)。2005年担任德国的社会、妇女、家庭、卫生部部长。2009年担任德国劳工部部长,2013年底成为德国历史上的第一位女性国防部长。
2019年7月2日欧洲委员会提名她担任欧盟总理时,尽管在欧洲议会的投票情况还很悬,但她毅然宣布退出德国国防部长职位。也就是说,如果她在欧洲议会投票没有通过,她将失去任何职务。幸好,冯德莱恩7月16日最后以得票383票、即9票之多而险胜,将于今年11月1日坐上欧洲总理宝座。
比利时首相米歇尔(Charles Michel)将出任欧洲理事会主席,现国际货币基金主席、法国的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将出任欧洲银行行长,西班牙外长博雷利(Josep Borrell)将出任欧盟外长。
在冯德莱恩的欧洲议会演说中,显现在她任内欧盟的许多政策和做法将会有一个较大的改变。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曾言:“如果你要听一位政治家说什么,你就去找一位男性政治家;如果你要看到一位政治家做了些什么,你就要去找一位女性政治家。”

**保守党中的左翼社会主义者**

冯德莱恩没有参加欧洲议会大选,反对她的议员就说根本不了解冯德莱恩的政治观点。7月16日举行欧洲议会表决,之前给她半小时演说,这是她唯一一次集中面对欧洲议会的执政设想演说。而且至关重要,因为当时只有保守党阵营明确支持她,极右党派一定不支持她,真正要争取的社会民主党、自由民主党和绿党,都表示没有最后决定。
冯德莱恩首先以法语开场,说她“非常骄傲,能作为女性来竞选欧盟这样重要的位置。”几分钟后她转入德语,“直到最后一排的议员都清楚,今天,我们又要为了欧洲而站起,而奋争!”主场部分她用英语演说,阐述她对欧洲几个重要政治领域的施政设想。
一、环境保护:“我们一个很大的责任,就是要保障地球的健康。我希望,欧洲成为全世界第一个气候中性的大陆。我将在我当政的第一个百日,就为欧洲推出一份绿色的合约。”冯德莱恩保证欧盟将为此投资1000亿欧元(绿党认为太少)。现在欧盟计划,到2030年要相对1990年状况降低温室效应气体量40%,冯德莱恩说要达到50%甚至55%。
二、社会公正:要在欧洲建立公正的市场经济,尤其要有利于社会弱者。“为此,我每天都要(为弱者)奋争。” 冯德莱恩要引入考虑不同地区生活水平的最低工资线(即不准过分剥削劳工),建立资助贫困地区经济发展的基金,建立全欧洲的失业保障。同时,要对技术巨头脸书、谷歌等公司征税。
三、难民救助与欧盟边界保障:“救助处于危难中的人是我们的责任。”当然她也指出,仅仅救助是不够的,要解决产生难民的根源。绿党与社会民主党一直主张要救助难民,而一些保守党和极右党派的政治家一直反对。对此,冯德莱恩明显站在左翼阵线。
四、提升欧盟国际地位:“世界需要更强大的欧洲,欧洲必须在国际舞台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所以,我们需要更大的勇气。”很多人都看到欧盟决策机构的过高门槛,即欧盟决议必须是欧盟28国全票通过,以至许多决策和决议因为一国反对而无法通过。所以冯德莱恩希望欧盟决策应当从现在的“全票通过”,降低到“多数票通过”。冯德莱恩也一直推进欧盟从邦联国走向联邦国,她在德国国防部长任内,与法国一起联手推动跨国界的“欧洲军队”——美国总统特朗普为此恼火,希望她推进北约军队,而不是新启欧盟军队。
五、提高欧盟经济的基础是提高科研。美国企业拿出销售额的7,4%用于科研,而欧洲只有5%(研究所EY调查500家上市公司)。德国前总统Roman Herzog就提到:“我们开创的能力决定我们的命运。”所以,冯德莱恩呼吁要投资提高欧盟的科技发展。
从前三项可以看到,冯德莱恩尽管是保守党政治家,照理应当政治偏右,而事实与德国总理默克尔相似,可能比绿党、社会民主党还要左。例如德国去核问题上,社民党和绿党都没有敢做,保守党却宣布将取消核能发电。
国人习惯把政治或党派划分成左与右,最早来源于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国民议会中,站在左侧的要求废除国王、即要求革命的议员,站在右侧的是忠于国王、延续旧制度的议员。于是套到现在欧洲,工人党(社会民主党)是左派,保守党(基督教民主联盟)是右派。其实,这是不了解社会主义与保守主义的关系。
保守主义是要维护传统道德,包括传统社会秩序,所以保守党在德国等称之为“基督教民主党”。而社会主义的来源就是基督教,“共产主义”commune一词就取自于13世纪的基督教社区形式,只是从教会内部的互助互爱关系,延伸到整个社会关系。19世纪社会主义运动中,基督新教首先表示,所有基督徒的身上流动着社会主义的血,每一位社会主义者其实都是基督徒。天主教没有完全照搬政治上的社会主义,而搞出一套“基督教社会(主义)说”,其实质也是社会主义。从新教运动领袖马丁•路德,到当今罗马教皇方济各,都是最激烈的资本主义制度的批判者。在政治理念上,只有自由民主党才是真正排斥社会主义的。
另外,社会主义是不能空谈、不能自己号称的,要拿出具体事实和具体统计数据来说明,这个国家是否真在搞社会主义。
社会主义政治是民主(资本主义政治是法制或人权),则要检验这个国家是否在搞民主政治。
社会主义经济是社会保障与社会公正。例如一个人的生老病死获得多少程度的保障,就能看到一个社会的“社会保障”程度;人们多大程度上享受免费的义务教育,反映贫富差异的基尼系数等,就可以看到一个社会的“社会公正”程度。甚至在整体经济和税收政策上非常资本主义的美国,但对于社会上的穷人,却看病、读书等全免费,在这些领域说美国在搞共产主义也不为过。
现今德国是保守党执政,但许多政策(如接受难民、环保政策、最低工资、妇女从政)比社会民主党还要社会主义(左)。总理默克尔是基督新教牧师的女儿,冯德莱恩也是基督新教徒。冯德莱恩作为七个孩子的母亲,其形象就是社会主义者,妇女解放是19世纪末社会主义运动的最重要内容之一,许多妇女都是社会民主党的铁票。

** 欧洲的政治明星•德国的童养媳 **

从来无声无息的德国国防部长,一到冯德莱恩任上,她却成了风云人物,在国内和国际,她的名望甚至比德国外交部长还出名,因为外交部长的外交是动口不动手的外交,而国防部长的外交,却是坦克导弹为实力,准备与俄国这样世界强权、塔利班这样恐怖组织交战的外交。
冯德莱恩本身是基督教民主联盟(保守党),但她的政治主张又非常接近于社会民主党(工党)和绿党,所以她的主要支持者理应是保守党、社会民主党和绿党,而绝对不应当是欧洲右翼、甚至欧洲极右的党派。欧洲社民党联盟也多次要求冯德莱恩公开表示,拒绝与欧洲的右翼和极右党派联手。但在党派政治、国家政治中,并不能这么简单地以左右归类的。即使右翼甚至极右党派,由于各国情况不同,问题不同,他们极右的具体内容也都不尽相同,甚至互相冲突。
例如对难民问题,意大利与波兰目前都是右翼党当政,都不希望接受难民,而冯德莱恩却说“救助处于危难中的人是我们的责任”,冯德莱恩怎么可能得到这两个执政党的认可?但意大利的右翼,希望逃到意大利的难民能尽快分配到欧洲其它国家;而波兰的右翼,是希望逃到意大利的难民不要分配给波兰。所以,意大利会在难民问题上支持冯德莱恩,波兰不会。但波兰最恨和最怕的是虎视眈眈的北极熊俄国,冯德莱恩在德国国防部长任上却对俄国持强硬态度,甚至要建立欧盟军队对付来自欧盟外的军事挑战,这点又符合波兰人的心态,波兰执政党就要支持冯德莱恩。

德 国
创建欧洲共同体EG的《罗马条约》生效的这一年,第一次由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政治家Walter Hallstein担任欧共体“总理”(1958.1.10.-1967.6.30)。此后半个多世纪,再也没有德国政治家担任过这一职位。这次欧洲理事会推荐冯德莱恩担任欧盟总理时,略微有点“爱国”头脑的德国政治家一定会激动万分。但德国不再是纳粹时代的德国了,不会被“爱国”冲昏头脑。只有基督教民主联盟支持冯德莱恩——默克尔最初都没有支持冯德莱恩,而是提名社民党的“主导候选人” F.Timmermans——德国极左的绿党对冯德莱恩的环保政策还不满意,德国极右的选择党AFD不满冯德莱恩的难民政策,所以这两党都投反对票。
德国社会民主党对冯德莱恩非常恼怒,认为她没有参加欧洲议会大选,根本没有资格来竞选欧盟总理!现在居然由法国总统来指定哪位德国政治家来担任欧盟总理!社民党挖苦说,即使冯德莱恩没有选上,我们也不会经历国家破产。德国社民党的两位元老、前联邦内政部长Otto Schily和前党主席和外交部长Gabrier,急着出来呼吁社民党议员,要看到冯德莱恩完全有能力胜任欧盟总理,希望大家还是投票给她,何况德国现在基民盟正与社民党在联合执政。
冯德莱恩议会演说后,欧洲的社会民主党联盟呼吁欧洲议会的各国社民党议员支持冯德莱恩。但德国社民党唯有18位欧洲议员,居然依旧全部投了反对票。冯德莱恩获得欧洲议会中各国社民党共154票中,获得了约66票。德国自由民主党对冯德莱恩的劳工政策及对大企业征税政策也不满,投票态度并不明朗。
冯德莱恩受到大多数欧盟国家政界与民间的喜爱,但在自己家里,就像处处受气的童养媳。甚至在自己党内,德国基民盟的五位副主席中,五年来她总是支持率最低。

法 国
法国总统马克龙推荐冯德莱恩担任欧盟总理,法国政界的主流自然都支持冯德莱恩。法国民众非常惊奇冯德莱恩,学了3、4个专业,有7个孩子,却并不影响她成为杰出的政治家,她一定是一位超出常人的旷世人才。她担任德国国防部长,1.61米的矮小个子,身后却毕恭毕敬地站着人高马大的德国将军们,由她指挥整个德国军队,冯德莱恩真厉害!冯德莱恩的法语相当好,她的德语姓von der Leyen,法国人喜欢写成法语或荷兰语van der Leyen,更感到亲切,感觉她是半个法国贵族。
今年6月17日,冯德莱恩参加巴黎附近Le Bourget举行的航空表演。非常轰动欧洲的是,在那里,德国国防部长冯德莱恩(女)、西班牙国防部长Margarita Robles(女)、法国国防部长Florence Parly(女),即欧洲三位女国防部长共同签署了欧盟开发新型战斗机的合约,法国总统马克龙只能站在后面,为三位欧洲女战神递纸送笔。
那次冯德莱恩穿着一身白里略显粉红的外套,穿着和举止朴实而高贵(另两位就有点妈妈相),给人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媒体传言,或许就是那次马克龙看上冯德莱恩,那才是欧盟总理的最合适形象和最佳人选——这次冯德莱恩去欧洲议会演讲,就是穿着这身白色外衣。

波 兰
欧盟不是经济共同体,而是价值共同体,即坚守民主与人权(法制)是加入欧盟的最重要前提,比该国经济状况还要重要。波兰这届执政党名为PiS(Prawo i Sprawiedliwo??),即“法律与正义”,政府却颁布了“法官纪律条例”,如果法官做了一些(不符合政府意愿的)判决,政府可以追究其法律责任,剥夺其法官资格——这是政府粗暴干涉司法,通过“纪律惩罚”来限制法官的独立司法权。
一年来欧盟向波兰政府提出多次警告,敦促波兰政府收回或修改该条例。2019年7月17日欧盟再次警告波兰,限定两个月内,如果波兰无动于衷,欧盟将到欧盟法院向波兰提出起诉,根据欧盟法律首先剥夺波兰对任何欧盟决议的表决权。而持强硬态度主持这场“官司”的欧盟代表,就是这届欧洲议会大选的社民党“主导候选人”、欧盟现任副总理F.Timmermans。
所以对波兰执政党PiS而言,必须支持冯德莱恩,千万不能让Timmermans上位。其实,冯德莱恩也明确表示要加强欧盟各国的法制。波兰官方的解读是,冯德莱恩只是泛泛地对所有欧盟国家而言,不是针对波兰。冯德莱恩上位,有利于Visegrád集团(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四国)的政治地位——整个Visegrád集团都有类似的法制问题。当然,波兰左翼和自由派却认为执政党不要高兴得太早,就看冯德莱恩的基本政治理念,会采取同样的强硬手段对待波兰保守势力。

匈 牙 利
冯德莱恩是法国总统与匈牙利总理提名的,所以匈牙利媒体中一直声称冯德莱恩是“我们的候选人”,匈牙利总理V.Orbán更要以此显示他的外交能力和他在欧盟中的地位。相对社民党候选人Timmermans,冯德莱恩毕竟是保守党的、七个孩子的母亲,政治上接近匈牙利右翼的执政党Fidesz。
匈牙利也有严重的法制倒退问题,2011年推出的《匈牙利新闻法》,政府直接或间接地监督控制媒体和互联网。2012年通过宪法修改,较严重地侵害司法独立。欧盟多次警告匈牙利无果。2018年9月12日,欧洲议会以448(同意):197(反对):48(弃权),即以超过2/3多数通过了对匈牙利侵犯人权案的决议。根据该决议,欧盟理事会将与匈牙利政府交涉。如果交涉无果,就到欧洲法院起诉匈牙利,严重情况可以剥夺匈牙利在欧盟的表决权。
所以,Visegrád四国都怕对维护人权与法制持强硬态度的Timmermans,尽管Timmermans在新一届中基本还是照旧担任欧盟副总理。冯德莱恩在这次的欧洲议会的演说也确实没有指名道姓批评这中欧四国,或许也有投票上的考虑。其实,冯德莱恩在德国议会中支持将欧盟从邦联制过渡到联邦制、支持同性恋婚姻等,都是与匈牙利执政党的观念向左的。甚至在2015年,冯德莱恩公开谴责匈牙利非人道地对待难民,这些在匈牙利的报刊上都回避讨论。

意 大 利
在这次欧洲议会大选中,获票34%的北方联盟(Nord Lega,主席Matteo Salvini)已经是带有种族歧视、竭力反对欧盟的右翼党派;获票17%的五星运动党(Movimento 5 Stelle,主席Luigi Di Maio),也是怀疑欧盟的民粹主义政党。这届意大利政府为了增加福利而不惜财政赤字,欧盟提出严正警告,已经去欧洲法庭起诉意大利现政府。在政治理念、尤其对欧盟的态度上,他们与冯德莱恩截然相反,他们是不应当支持冯德莱恩的。
但冯德莱恩在意大利深受民众的喜爱,都昵称她是“穿着白衣的超级妈妈”(Supermama)。“她漂亮的发型,远远超过头盔。”所以,这些政党也就不把政治理念看得太重了,投票给自己喜欢的人,要比投票给政治正确的人更重要。
那些本来就左翼的议员,更把选票投给了冯德莱恩。就在欧洲议会的社民党联盟还在排斥冯德莱恩时,意大利左翼的民主党(Democratic Party)主席、2016-2018年意大利总理Paolo Gentiloni,当时的意大利欧洲部部长Sandro Gozi,就在欧洲议会为冯德莱恩游说。自2005年冯德莱恩担任德国部长以来十多年,几乎成为默克尔第二,大家希望她能以默克尔的执政风格来执政欧盟。“欧盟历来是金融家当政,这些人眼里没有普通民众。现在,冯德莱恩可以把家庭的观念倾注到欧盟工作中去。”“ 冯德莱恩是典型的北大西洋人,她不会信任俄国或Visegrád集团,所以对她放心。”

西 班 牙
尽管西班牙属于最热衷欧盟的国家之一,但对冯德莱恩是否担任欧盟总理却很少有人关心,在报刊或网络上,都是放在不醒目的位置。西班牙自己的内政问题一大堆,大选后迄今无法形成有效的政府组阁。如果再无法组阁,西班牙就要重新大选,都是劳命伤财的自我折腾,所以根本没有余力和兴趣来关心欧盟的事情。冯德莱恩选上后,媒体上就是一句话:“默克尔的盟友选上了。”西班牙社会民主党PSOE的20位欧洲议会议员,在上届2014年时还投票反对容克,这次却很可能投票赞同同为保守党的冯德莱恩。
对西班牙人来说,只要是德国或法国的政治家选上,都表示加强了欧盟的核心力量,是欧盟稳定的象征。对希腊和意大利人人来说,德、法经济好,哪里的人来执掌欧盟,就意味着欧盟的经济稳定,这是对他们第一位关心的民生,第二位才是政治。欧盟讨论什么事情都是28个国家参与。但闹到最后,总是德国-法国轴线的方案获得通过。当然,这次西班牙提出的要求是,现任的72岁西班牙外交部长Josep Borrell要担任欧盟外交部长,以便与西班牙的邻国、被非的摩洛哥讨论,如何阻止摩洛哥的难民前来西班牙。同时,尽量不让加泰罗尼亚的分裂活动国际化。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