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42019
Last update五, 12 四 2019 11pm

 

德国社会

一带一路到欧洲的风波

欧洲的冬天是最美的滑雪季节,却引来了两场世界级规模的会议: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与慕尼黑安全大会。经济论坛与国防论坛看似两个不同的领域,其实背后都是政治角逐,美国都是主角,欧洲为配角,“对立面”是俄国与中国。似乎没有美国参加的大会就不能算国际会议,但所有矛盾又都围绕着俄国(政治和军事)和中国(政治和经济)。即使中东地区的政治冲突,背后也是美国与俄国;非洲和南亚的经济冲突,背后是美国与中国——这就是今日世界的大致格局。每个时代主角基本不变,但冲突的内容会有点变化。

中美之间、中欧之间本来一直是经济伙伴关系,但现在却一下转变成经济上的竞争关系,尤其最严重的是,成为政治上的敌对关系。美国对其它国家的贸易战仅仅出于经济原因,而对中国的贸易战,就是出于经济与政治的双重原因,涉及政治的许多焦点问题几乎无法谈判解决。

美国在5G网络通信上抵制中国华为公司,更是出于政治原因。欧盟现在也有点醒来了,尤其中国对欧盟国家的各个击破,更引起欧盟恼怒。所以今年3月8日习近平访问法国,法国总统马克龙破例邀请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欧盟理事会主席容克同来,就是要在习面前显示欧盟的团结。

中国威胁论:南海风波

首先,欧美自认为是自由民主国家。自由民主国家之间存在经济竞争,但不会有政治冲突。历史和现实都证明,自由民主国家之间不会有军事冲突,但自由民主国家与非自由民主国家之间、或双方都是非自由民主国家之间,会有政治冲突,甚至军事冲突。在中国改革开放之初,尽管西方对中国的人权状况非常不满,但西方的主流想法是经济开放会带来政治开放,会给中国人民带来繁荣与自由,从而给世界带来和平。如今40年过去,中国从当年在国际上可以忽略不计的经济实体,一跃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但经济发展并没有给中国带来自由民主,而一个没有自由民主的经济大国本身就是潜在地给世界带来威胁。著名金融巨鳄索罗斯在今年二月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长篇发言,就是告诫全世界经济界必须防范中国,他的说辞“某某某是自由世界的首要敌人”,出现在欧美各大媒体上。

直接的军事风险来源于东海争端与南海争端。东海钓鱼岛主权问题,在上世纪70年代台湾、香港民众闹得如火如荼的时代,大陆不仅没有参与,甚至没有发声。而这几年来,大陆直接提出钓鱼岛的主权诉求。南海的主权问题也是上世纪70年代产生,当年主要是与越南争夺岛礁。但现在中国声称拥有整个南海的主权,并开始扩建中国控制的南海岛礁,据美方声称,中国在扩建岛礁上安置导弹等,把南海军事化,从而引发中国与美国在南海的军事对峙。1987年美国总统里根与苏联总统戈巴乔夫共同签署“美俄中程导弹条约INF”,是结束东西方冷战、开启东欧变革的标志性条约。按照该条约,美俄双方都不得研制射程在500-1000公里的中短程导弹和1000-5500公里的中程导弹。没想到现在中国经济崛起,中国乘势研制了大量中程导弹(估计有2000多枚)。欧美各国希望中国也加入INF,被拒绝,2019年2月1日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美俄中程导弹条约INF”,名为针对俄国,其实针对中国。

早在2017年,欧盟就反对中国在南海布置军事武器,增加地区不稳定,但欧盟为此对中国的谴责案,被希腊一票否决。

一带一路到欧洲

尽管中国军事发展很快,军工投资是俄国的四倍,但总体军事实力还不如俄国。那为什么欧美各国从政界到社会都认定,当今世界最大的威胁是中国、而不是俄国?这个起因就是中国近年推出的对外投资项目“一带一路”。

欧美对“一带一路”存有很大戒心,甚至明确反对。其实早在十几年前,欧洲学界和政界就已经觉察到中国到非洲的投资,认为中国投资商不仅过分唯利是图,且以中国的特有方式(行贿所在国官员),投资结果除了自己获利外,就是所在国政府暨政府官员获利,普通民众成为受害者(土地被圈走,自己却得不到职业),环境更遭破坏。欧美国家反感中国企业的这种对社会不负责任的做法,但容忍了。

而到了“一带一路”才全面引爆中国与欧美的冲突:2017年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后所发起中美贸易战,2019年3月22日欧盟宣布将全面调整对华政策,“欧盟与中国不仅是经济伙伴,更是经济上竞争者和政治上的敌手。”

“一带一路”说白了,就是由中国银行低息贷款、由中国企业进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基本交通设施,包括修建铁路、港口等。这对中国是解决过剩的人力和物资资源;对被投资国,以低息获得贷款,由价廉、质量不完全差的中国企业来设计承建,完成他们本来没有能力实现的基础项目——到2019年,“一带一路”项目的贷款额将要高达2000亿美元,在未来十年可能要高达10000亿美元。所以,这应当是双赢项目,却为何成为西方与中国反目的焦点?

在西方看来,中国不是一个民主和人权国家, “一带一路”不仅是一个经济项目,更是一个政治项目(所以中国不惜代价),体现了中国政府要以自己的价值观主导世界的雄心或野心——人们担心中国成为一个经济强大、技术先进的北朝鲜。具体手法是:搞基础建设需要大量资金,这些国家只能向中国低息贷款;基础建设应与经济需求联系在一起,如果在一个经济上并没有这样需求的地区从事大规模基础建设,投下的资金将血本无归,贷款无以偿还,国债高筑。于是,只能割让土地(码头、岛屿)给中国以抵债,成为中国的海外军事基地;或者在国际政治上依赖中国,中国替代衰落、依旧以冷战思维的俄国,而成为抵抗美欧自由民主思潮的支柱……

例一、中国资助巴基斯坦筹建五个水库暨水力发电共500亿美元,而巴基斯坦的外汇存底一共只有80亿美元,2018年12月巴基斯坦因为国债过高而导致货币暴跌,被迫向中方呼救,但中国没有答应救援,于是巴基斯坦只能向国际社会呼救,即国际货币基金入局。这之前巴基斯坦判刑签署这些条约的前总理,因为他在英国伦敦拥有四处豪宅,财产来源不明。同时指责中方想对某些水坝拥有完全控制权和安保权,“是无法接受、也是违背巴方利益的”,巴方宣布将自行筹建水坝。

例二、中国贷款给斯里兰卡,并承建汉般托塔港。该港口地处印度洋岸的尖角之处,没有经济价值,但是军事要地。建成后没有船只前来停泊,政府行政命令一些船只必须前来卸货。尽管如此,2012年全年只有34艘船前来汉般托塔港停泊,而附近的科伦坡港停泊的船只多达3667艘。但斯里兰卡为建港对中国的欠款60亿美元必须偿还,连利息都还不起。每年只能向中国贷得新款来偿还旧款,欠债越来越高。最后只能与中方谈判,将该港口连同周边的1.5万英亩土地“租凭”给中方99年,以抵销债务——约翰·亚当斯有句名言:征服一个国家,要么用利剑,要么用债务。中国的这一举动引起了欧美震惊,看到中国“一带一路”的真正意图,对华政策逆转——中国的一带一路项目还在贷款、承建海外港口达34个。

例三、2010年中国与反美急先锋的委内瑞拉签署协议,中方将向委内瑞拉提供期限10年、总额200亿美元的融资贷款。2007年开始中国就向委内瑞拉提供大量贷款,累计450多亿美元(有说500亿甚至620亿美元)。去年来委内瑞拉发生经济大萧条和金融危机,由此引发社会危机,中国建造的高铁只能成为阑尾工程,反对党领袖瓜伊多自称为新的委内瑞拉首脑。现任总统马杜罗以反美著称,宣称他有盟友中国与俄国作为后盾,硬把中国推到欧美的对立面。在现今的危机下,委内瑞拉归还中国贷款已经不可能,中国还需要继续贷款给委内瑞拉以支持马杜罗,否则前功尽弃。据委内瑞拉石油公司PDVSA近日宣称,在未来几个月中,中国将在委内瑞拉进一步融资100亿美元 ——在这样岌岌可危的国度投资,显然不可能出于经济考量,而是出于政治博弈。万一博弈错了,马杜罗还是下台,中国将成为委内瑞拉最不受欢迎的投资方——就如当年卡扎菲垮台后中国在利比亚的处境。而且瓜伊多已经表示,所有国家重大投资都必须获得议会通过。言下之意,新政权将不承认中国与前总统签下的经济合作项目,不承认这500亿美元欠款。

分化欧洲?

“一带一路”最初只是在国际上经济比较落后的国家推行,即中亚、南亚、中东、非洲等,颇有“农村包围城市”策略。这些国家的基础设施较差,没有财力和能力,所以遇上中国的投资和技术,就如天降甘雨。至于此后背上沉重的债务,那是后话。只是在这样的国家投资,中国的经济风险也很大,很可能血本无归。中国经济目标显然是进军欧洲。但欧盟已经非常防范中国的“一带一路”项目,德国、法国、英国等欧盟大国早就明确拒绝参与。表面理由是“一带一路”项目没有透明度,主要项目都是中资企业获得。而实际原因是看到中国在经济项目背后的政治、甚至军事意图。

所以要进攻欧洲,就必须分头出击,各个击破。欧盟28个国家,政治、经济状况并不划一。经济上,东欧和南欧相对落后,是中国首先击破的目标,尤其那些问题国家。政治上,欧洲总有一定比例的民众反对欧盟,有些国家(如希腊、意大利、奥地利、捷克、波兰、匈牙利)刚好是不太热衷欧盟的政治家当政,于是他们也将可能成为中国“一带一路”的猎物。目前中国已与东欧的捷克、匈牙利、波兰、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等国接触甚至签约。

走得最前的是希腊。经历2008年金融危机和此后的财政危机,希腊尽管获得欧盟资助,但被迫大量缩减财政开支。当时的希腊政府就想在欧盟面前打俄国牌,因为俄国侵占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岛后受到欧盟经济制裁,也想通过希腊的窗口获得缓解。但希腊最后还是没有获得俄国资助。现在希腊已经在经济上、金融上走出困境,但欧盟依旧要求希腊继续财政节俭。而另一方面,中国要打开欧洲门户,自然首先考虑希腊作为突破口。所以中国与希腊两方各有所求,希腊不愿放弃中国对希腊投资。但令欧盟惊奇的是,希腊居然让中国远洋运输集团取得了雅典的比雷埃夫斯港(Piraeus)经营权(占股51%),以此作为“一带一路”进入欧洲的跳板。因为希腊在经济上有求于中国,政治上就会迎合中国,要在欧盟中向中国示好。2016年夏欧盟对中国在南海岛屿上军事化而提出谴责,希腊以一票反对而使欧盟谴责案没有成功。2017年6月希腊又一票否决成功阻止了欧盟对中国人权践踏的谴责案。几天后又阻止了欧盟要对中国在欧洲投资项目的审查决议。2017年匈牙利也阻扰了欧盟对中国施行酷刑的谴责案……欧盟已经看到经济与政治之间的依赖关系,所以更警惕中国的“一带一路”项目在欧洲及其它地区推行。

意大利同样是个问题国家。意大利也经历金融危机与财政危机,危机后经济没有完全恢复,所以欧盟要求意大利紧缩财政开支。去年三月大选中,反欧盟、民粹主义的“五星运动”组织胜选,Giuseppe Conte任总理,居然提高财政支出,2019年财政预算就赤字2,4%;该预算被欧盟拒绝,双方进入折腾。而今年来,意大利经济还下滑0,2%,国家收入将缩水,欧盟要求意大利的国家财政支出要相应减少20亿欧元。这样的问题国家往往是“一带一路”的重要突破口。3月19日习近平访问意大利期间,意大利成为G7国家中首个加入“一带一路”的,中意两国签署了29项合作协议,累计总价值25亿欧元。而且还可能签署涉及意大利四个港口的合作协议:热那亚(Genoa),巴勒莫(Palermo),的里雅斯特(Trieste)和拉文纳(Ravenna)。对此,欧美国家对意大利非常不满,美国扬言要“制裁”意大利。意大利总理Giuseppe Conte在布鲁塞尔的欧盟首脑会议上非常委屈地表示,意大利与中国只是签署了一个没有法律效应的意向书,意向书中只是讨论通常的两国之间的经济合作,甚至意大利方面都拒绝在通讯(5G)领域与中国合作,而且中国别想控股意大利的任何港口。德国总理默克尔也表示,意向书中确实没有什么“一带一路”的事情,签署了价值25亿欧元的贸易合同更无可厚非——习近平访法期间,仅仅中国向法国订购300架空中客车飞机就价值350亿欧元——意大利总理的说辞也提醒媒体,盛传一些东欧国家签署的“一带一路”意向书,确实都没有在媒体上公开过。

中国在希腊、意大利、以及一些东欧国家打开通道,对欧盟来说就是在分裂欧盟,热衷于欧盟的国家和政治家就会记仇中国。所以这次习近平访问法国,法国总统特地邀请德国总理默克尔与欧盟理事会主席容克一起前来会面,就是想以此作给习近平看,欧盟各国将会有一致的对华政策。

欧盟对华政策大反转

在实施互联网5G问题上:德国等反感美国施压欧盟国家不得使用华为的5G技术,并不意味着德国等就会使用华为的产品。欧洲的政府权力没有美国政府大,不能轻易禁止哪个厂商的产品,而必须通过法律或条例禁止有怎样特质的产品(也不容许写某个厂商的产品),尤其要倾听所有欧盟国家意见,欧盟之内统一政策。德国政府在拍卖5G网络时只是多提一句:商品必须来自“值得信任”的供货商——即如果想禁止华为产品,就说华为公司不是“值得信任”的供货商,为此华为还可以上法庭起诉,由法庭来解释何为“值得信任”。

3月18日的欧盟外长会议上,德国外长海科·马斯(Heiko Maas)表示:“中国在经济政策方面坚持的是自己的利益。这方面我们不要天真。在重要的基础设施项目和授予参加5G 建设许可方面也不要天真。”在谈到5G建设时马斯指出:“中国也在通过经济政策追求其战略利益”。卢森堡外长让·阿瑟尔伯恩(Jean Asselborn)警告说,中国参与欧洲(基础设施建设)不是在搞“慈善事业”。

中国进军欧洲也是通过希腊、意大利的海路和通过东欧、德国的陆路多方位。例如对德国,选中鲁尔区的杜伊斯堡(Duisburg)为中转站,因为该市失业率(11,5%)两倍于德国平均值,市长急切希望外来投资或外来商贸。从成都开出的火车跋涉1,1万公里,途经喀莎斯坦,俄国,波兰,终点就是杜伊斯堡,而且每周35班,带来中国产品,带回德国汽车。另两个火车终点站是北部汉堡和东南部的纽伦堡。中方号称要在杜伊斯堡成立400家中资企业,现已有100余家。在金融方面,中国在卢森堡和伦敦开展人民币业务——中国与巴基斯坦已经部分项目以人民币结算。

针对中国的经济进攻和政治意图,还在睡梦中的欧洲似乎有点招架不住。今年三月的欧盟高峰会议上德国提出七点策略,欧盟最后通过十点。基本精神是,欧盟与中国的关系发生了质的变化:中欧之间不仅是经济上的竞争对手,而且是政治上的竞争对手。既然是竞争对手,就要求中欧经济和贸易交流的对等原则。如在公共国家项目上,欧盟全年有几百欧元的公共项目,按照法律必须公开招标,且无论招标者是来自哪个国家。这就涉及到两个问题:

一、西方是市场经济,国家不能资助任何一个企业,以保障市场竞争的公正性。许多中国企业也前来招标,或许因为他们的价格本身确实很低、或因为中国政府的暗地资助以致价格很低,这样就非常有竞争力,许多欧盟项目就这样被中国企业竞去了,如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到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的高速公路。现在就要事先调查一下,参加竞标的企业背后是否有某国政府的支持。

二、中国企业可以无条件参加欧盟国家公众项目的竞标,而欧盟国家的企业无法在中国竞标国家项目。为此欧盟表示,如果要让中国可以在欧盟竞标,则中国也必须答应容许欧盟国家企业前去竞标。此事在4月9日欧盟理事会主席与欧洲议会主席与习近平会面座谈时会提出,且要求中方在限定期限内给欧盟回音——欧盟也学特朗普,知道中国人太擅长太极拳。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