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32019
Last update二, 13 八 2019 11pm

 

欧华时事

中美贸易战阴影下的达沃斯论坛

在中美贸易战的烽火中,引来了年度一次的第49届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1月22-24日,来自世界110个国家的3000多名政界、经济界、媒体和社会名流汇聚在瑞士的著名疗养镇达沃斯,仅仅国家元首就有65位,汇聚一堂讨论世界经济走向和检讨当今世界经济利弊。

创建世界经济论坛的初衷是希望在经济全球化的过程中,各国之间能互相交流,共同讨论世界经济和贸易交流过程中所出现的问题。但非常不巧的是,19世纪末第一次经济全球化的主导者英国,因为脱欧问题受阻,英国政府内外交困,英国首相梅没有心事前来参加;20世纪90年代出现的第二次经济全球化的主导者美国,因为总统特朗普要求建墙阻断墨西哥难民的预算计划没有获得议会通过,特朗普居然终止整个政府运作,以致特朗普及其经济团队无法前来,只能让外交部长通过网络在大会开幕式上作了一个讲话。于是,本届论坛的主角就成了欧盟诸国与亚洲的中日等。

无论在论坛的公开讨论或私下讨论,最大的主题、也是当今世界经济最大的阴影,显然是中国问题,还不仅仅是中美贸易战。

首先是华为女主管孟晚舟于去年12月1日被加拿大警方逮捕,中国方面采取了报复措施也逮捕两位在华加拿大人,这引起了西方世界的哗然。过后又将一位加拿大贩毒罪犯从原判15年徒刑骤加到死刑。死刑在中国人观念中并没有大惊小怪的,但在西方世界中,死刑是与野蛮民族联系在一起的,非常有损于中国形象,所以即使出于中国现实无法取缔死刑,也不能在国际社会渲染死刑以降低自我形象。而这次因为牵连孟晚舟事件而判处死刑,成为欧美各国的新闻。加拿大政府要美国、欧盟等声援,要到达沃斯论坛上获得与会者声援,急得中国驻加拿大大使威胁加拿大政府,达沃斯是经济论坛,只讨论经济问题,不得讨论外交问题。结果不仅没有阻止加拿大政府,相反威胁加拿大政府的消息却上了西方各国媒体,急得德国等欧洲国家立即发表声明,明确宣称站在加拿大一侧,要求中国无条件释放人质。本来德国政府已经不打算阻止华为产品用于德国5G建设上,这下默克尔不得不当场宣布必须严格审核华为产品。所以,这次中方开场就不利。

中国是1979年首次参加达沃斯经济论坛的,参加之初中国不了解世界,世界也不了解中国。为了让世界了解中国,中国政府早在1981年6月就邀请世界经济论坛来北京举行讨论会。此后中国经济高速发展,还投资了大规模基础建设,促进世界经济,这十年来世界经济发展的34%来自于中国。但也逐步显现出这种经济发展背后的虚假成分,仅仅房地产上,中国大约有6000万套靠贷款兴建的房屋空置,盲目欠债式的高铁扩建等,中国企业欠债率占全年国民总产值的160%(1,2万亿美元)。现在又遇上中国实体经济下滑和中美贸易战,为了挽住经济下滑和社会动荡,中国政府想降低税额和国家开支,为此又将发放新的国债券,又是几千亿美元,中国国债将达到国民总产值的300%左右,被西方学者看作是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经济泡沫。谁都无法预测如果这个泡沫破裂将会对世界经济造成多大冲击。所以这次达沃斯年会上,政经各界都对世界经济前景忧虑和焦躁。经济研究所PwC照例在论坛前夕公布了对世界91个国家经历阶层的民意调查结果,只有33%的经理们看好未来三年的世界经济会上升(一年前为45%),是2009年世界金融危机以来最低。德国企业更为焦虑,紧张地注视着中国经济发展,例如大众汽车公司在全世界销售的1080万辆车中,有400万就是销售给中国。当然,许多外资企业逃离了中国。

正因如此,中国这次派出了40年来最大阵营的代表团前来达沃斯参会,带队的是中国副总理王岐山。两年前国家主席习近平亲自前来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当时刚好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推行贸易保护政策,给经济全球化蒙上一层阴影。所以与会者都非常热切希望听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的声音,习近平推行经济全球化的发言成为当年论坛的亮点。

但时过境迁,特朗普与欧美的贸易战几乎已经落下帷幕,只剩下中国。而特朗普发起贸易战的起因就是中国,美国想对中国2000亿商品提高关税到25%,其实中国早在贸易战之前就已经对美国进口中国的商品征收25%以上关税和杂税,还不准美国企业进入中国金融业、电讯业等。所以特朗普再三表示:不能说中国人太狡猾,而是我们的政治家太愚蠢。在今天这样的环境下,即使再出现一个诸葛亮也无济于事,所以王岐山无法再重现两年前习近平的光环。他在发言中只能老生常谈:我们要一起把蛋糕做大,然后再合理地分配。他给与会者以信心:人类历史几万年,不都这样过来了?我们也一定能渡过这次的经济难关。

去年12月在国际G20高峰会议期间,闹出了巴基斯坦突发严重的通货膨胀事件,中国政府被人指责是中国“一代一路”计划令这些国家负债累累。没想到这次达沃斯论坛年会期间,又闹出中国政府常年资助和结盟的委内瑞拉因通货膨胀而发生内乱,反对党的议会主席宣布担任临时总统,并获得欧美国家的支持。中国政府骑虎难下:如果放弃现政权,不仅被人感觉出卖朋友,而且意味着之前贷款给委内瑞拉的500亿美元付诸东流(这都是中国人民的血汗钱);如果继续支持现政权,就还要继续注资给这个无底的金融黑洞,否则现政权也支撑不了几天。该政权如此腐败和国债累累,与中国政府的海外投资政策有多少关联,尚是未知,但西方政界和经济界一定会这样怀疑。所以中国政府这次提出了要修正“一代一路”政策:中国投资和贷款不仅要有利于中国的投资和贷款者,也要有利于所在国人民的利益。

其实,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不是贸易赤字问题,而是自由与专制两个制度的对决,这才是中美谈判无法达成协议的根本原因。中国改革开放之初获得了欧美社会的很大支持,因为西方世界普遍认为,要使中国经济发展就必须给中国人民松绑,增加经济自由,而经济自由会逐步演化成政治自由,让中国能成为西方自由世界的一员。而从中方来说,邓小平看到要发展中国经济就必须与西方世界结友,尤其与美国结友。邓小平最担心的就是东欧剧变后,中国成为美国的头号敌人,那就一切都黄了。

改革开放40年后,中国无论资本还是技术很多都是来自于西方社会,中国经济出乎人们意料的高速发展,总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结果,中国不仅没有过渡到政治自由,相反变得更加专制,甚至修改宪法,取消当年吸取毛泽东专制教训而限定的最高领导人任期。对美国最直接的威胁是,中国有史以来没有行使过南海主权,从国际法角度南海一直是可以自由航行的,现在中国政府却突然宣布拥有整个南海的领海主权,并在那里扩岛布置军事设施——即中国经济发展了,不仅要在经济上与美国一争高低,外贸上通过“一带一路”占领世界重要区域,甚至军事上准备与美国一战。所以,中国和平发展40年,仅仅用两年时间就把自己推上了美国的头号敌人,而且获得美国不同党派的共识。中美贸易战以及封杀华为产品等背后,就是要抑制中共对美国以及对自由世界的这种隐患。这次论坛的重头发言是国际金融巨鳄索罗斯。他在80年代为中国崛起奔走呼号,为中国改革开放出谋献策,现在年近90依旧关心中国。但他对中国现政权极其不满,“习近平是自由世界的头号敌人,”他的这句话成为媒体头条,传遍了西方社会。

自从反对经济全球化的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致力于经济全球化的达沃斯经济论坛就试图找到一个新的经济全球化领航者,替代传统的美国角色。于是组办者就寄希望于颇为有争议的中国。两年前特地邀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前来做报告,应当说很成功。但这两年来,尤其这次达沃斯论坛上,与会者台上台下都充满了对中国的不满。加上华为公司在美国偷窃知识产权的消息弥漫,索罗斯一通发言,再也不可能让中国做经济全球化的领航人了。

这次美国代表团因为内政问题无法前来,只是外交部长Pompeo作了一个网上讲话。与会者感到,许多问题没有美国参与还就是不行或者不太方便。例如北约秘书长与德国国防部长对谈北约未来的角色,但没有美国的北约还算北约吗?其实美国前外交部长John Kerry也在场,但他是美国民主党的,无法说出现在当政者共和党的观点,最后无法深入讨论下去。

任何国际大会上,都充满了现代的会议设施,包括大众平台的媒体设施,在达沃斯的主会场上,现代科技更是“金碧辉煌”。许多现代媒体企业的老总也都前来参加论坛年会。

中国的马云、马化腾等也都前来达沃斯,而且在论坛上的各个节目中,以他们的经验和眼光款款而谈,显得非常自信。马云在发言中还取笑欧洲社会,对信息安全太过于认真,影响了新媒体的发展。要大胆,用了再说,在发现了问题再去解决也不晚。

而西方同业界的老总们却没有中国同行这么自信。在现代信息和多媒体领域,这些年来顾客信息被盗、被滥用的事件频出,所以前来与会的脸书、古歌等高科技企业的代表都有点灰心。尽管他们在数据安全方面投下了这么多精力,还是频频被黑客破获劫取,这些网上媒体企业备受责问,要赔偿受害者。美国Hightech-Schmiede理事会主席坦诚,“我们现在陷入了深深的信任危机。”但脸书女经理Sandberg却说,“不要忘了,我们在数据安全方面做了许多贡献。”

用户登录